Saturday, June 4, 2011

今晚我不到維園了

明年的六月四日,如果沒有非辦不可的事,我仍會像過去二十年的習慣,晚間到維園的足球場上坐坐,和各人一起唱歌舉蠟燭:儘管我是那麼的討厭台上進行的其他活動和儀式。

只是今年我是不會去的了。可以肯定的說,今晚台上會鋪天蓋地的搞司徒華的個人崇拜,彷彿整個紀念運動是他一個人的功業。一方面我很希望大家聽聽真正的老牌社運份子Q仔黎則奮是怎樣評述司徒老人在1989年時的角色表演;另一方面這幾個月來香港的政治急速敗壞,從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到最近的要管制網上電台,追源溯始我認為都是由於去年民主黨反對五區公投、支持政改方案所致。這個決定基本上是因為司徒華將黨利益置於人民利益之前,實在是罪魁禍首。

話雖如此,若有新聞攝影界的朋友邀約的話,我倒是很樂於往維園附近的停車場天台,觀看那雲門舞集在《九歌》裡也模擬過的燭火點點的場面。無論如何,我想我們都有自己的紀念方式吧。

貼上的照片是攝影師Terrill Jones在二十二年前的六月四日於北京長安街拍攝的,左面可以見到拎著白色塑料袋相傳名為王維林的年輕人,按下快門的剎那是他聞名於世前的幾分鐘。每次我看這照片,都有難以言傳的悸動。照片是在兩年前公佈於世的,有關的圖文紀錄可以看這裡

最後,希望今天舉行的法國網球公開賽女子單打決賽,義大利的舒雅雲妮將會直落兩局六比四、六比四,擊敗中國的李娜獲得冠軍。



3 comments:

  1. 我也是這樣想,如果晚會將變成紀念"一位"為社運出過力的故人,那我出席的話,就好像抹殺了其他人的付出。可能有點斷章取意,請見諒這只是一個年輕人的想法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Rio Lam君:

    據今年有出席的人士說, 果然成為了司徒華追思會, 真是一方面慶幸自己沒有去, 一方面哀香港所謂民主派的虛偽. 明年維園約見!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