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4, 2009

六四對照(三)

國內藝術攝影近年來頗流行擺拍,並將之稱為「觀念攝影」。這種風氣大概興起於美國和歐洲,台灣方面從事的攝影師也有不少,香港卻始終不怎樣流行,於是就予人落伍的印象。


幾年前的六月初,樊婉貞在中央圖書館地下搞了一個名為《平凡子民》的展覽,介紹中港台的「觀念攝影」作品。當時蒙她邀請,寫了一篇討論文章。在該文結束時我寫了以下一段:


「我個人最心愛的香港觀念攝影作品,是在中央圖書館外的維多利亞公園球場進行, 即在《平凡子民》香港首展的場館前的馬路對面。從一九九零年起每年的六月四日晚上,那裡都聚集了數以萬計的人;他們手上持著燃點的蠟燭,時不時舉起讓攝影記者拍照。中外的攝影記者到了這個晚上也格外顯得溫柔,他們都特別喜歡走到附近的高樓上俯拍那萬點燭光的場面,見證人民沒有忘記的心志。比起展覽場中的好些作品,在我看來,這個照片更是感人和意義深刻。」


至今我仍然認為「維園燭光晚會」是最真正而且是最偉大的觀念攝影作品,是攝影師們與群眾合作產生的最動人的影像。其他的所謂觀念攝影,都望塵莫及。



2 comments:

  1. 你這次提到群眾的角色,資質笨頓的我總算明了

    ReplyDelete